畸情传1--2

时间:2019-09-03 16:31:44

写在前面:  首先,我要说这是一篇极度恶心变态的色情小说,里面夹杂着屎尿,sm,以及通篇的污言秽语。喜欢柔情情色的朋友如果不喜欢就不要勉强观看,以免为各位带去心理上的负担。  其实,刚才我还可以在风格里加上乱伦二字,但我没写,为什么?因为我个人认为,现在很多乱伦小说太过浅显,而且最主要的是,比如那些喜欢熟女的朋友(其实我也喜欢,嘻),他们喜看乱伦的原因既是他们喜欢熟女,乱伦小说的市场80%都是这些人,他们并不是真的希望乱伦,他们只是想从里面看见熟女的淫荡罢了,既然如此,干什么非要近亲乱伦呢?  老师,妻母(没有血缘),朋友母,或者一切熟女不都可以用上吗?如果现实中有熟女投怀送肏他们一定会来者不拒,但如果真的是他们的母亲,呵呵,我想,他们得吓哭了。因为确实,乱伦不但道德上不被允许,而且它也确实是有害无益的,所以在这里我没写什么乱伦,但里面却充斥了大量熟女,我想一定不会次于那些乱伦小说的,而且看官各位也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完全可以很悠闲地把这个故事一直看完。  其次,这是我第一次写色情小说,完全是我自己的套路,借鉴是没有的(不过我想那些色情大作对我的潜移默化还是存在的),这也许不是大家常见的那种情节色情,它基本没有什么情节,完完全全是一幕幕的色情场面所构成的,章节也是以一个场面为一个章节设计的。所以我的最大困难就是怎么把一个个场景描写得生动。  这颇伤脑筋,但我还是尽力了,加入大量与色情有关的东北方言和极其粗鲁的性交动作,而且里面人们的对话也是语不“硬”鸡语不休,绝对的肮脏无耻加下流,希望大家能够满意。  再次,因为这是色情小说,又是在我的业余时间胡编乱造的,所以我一点也没有重视什么语法啦词句啦等行文规则,况且我的文笔本就不高,从这个小序里就可见一斑了,所以希望大家对此能够一笑置之,如果实在写的乱,各位不看也罢。  最后,各位,看吧。              

(壹)

  我去那家电脑学校上学的第一天就被颜玉的容姿镇住了,她的发型脸盘身材与现如今那个很红的女主持人沈冰(或者是梁咏琪,大家不否认吧,这两位知名大个子臊屄长得确实很像,最起码是气质上的)几乎同出一炉,都是高得绝对超过一米七零的个子,短发,长圆脸,但论长相,颜玉比沈冰要靓上一万倍,那简直是我平生所见最美的一个女人,大大的眼睛毛茸茸的睫毛,笔直的大鼻子,不大不小微微噘起的两片嘴唇……  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那双眼睛里竟透露着一种我从未在二十岁以上女人眼里见过的纯,不对,应该是清澈,不,应该是明亮,不对不对,我不知道怎么形容。  总之,那天我刚一踏进那个教室的门,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偶然,我的视线不偏不倚地就和她的眼神对上了,虽然只是电光火石的一刹,但都足以让我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然后便是一层鸡皮疙瘩浮上了我的皮肤。我知道,我找到我的另一半了。  我马上就开始琢磨追求她的办法,但是眼前有个最大的障碍必须解决,那就是,这个大我一岁的二十六岁女人,是我电脑基础课的老师。  又是老师,哈哈,我一想到这个心里就得意异常,从我小学四年级我的童贞被我的数学老师——那时,三十六岁还未婚的怪癖女人周芸雁的多毛大屄夺去开始,一个个的女老师,青年的中年的……  (我有自己的肏屄原则,那就是我第一次肏上的女人年纪的上限是六十,下限嘛,最起码也得十四岁,我可不想犯了诱奸幼女罪被大檐帽拉去枪毙。)  让我冷不丁地想想,还真想不起来有多少,估计怎么也得十五、六个吧,至今保持着联系的还有八九个呢。  现在竟然又是老师,我心里一下子就有底了,心想肏上这个大明星似的女老师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就连当初我上初一时那个五十七岁的历史老师都没逃过我的巨鸟,何况这个颜玉又是在我曾经肏过的所有教师中与我年龄相差最少的呢?容易沟通嘛!不过,肏上她不是最终目的,我的最终目的是,说出来都吓了我一大跳,竟然是,娶了她。  唉,说真的,在我那美好的童年时代我曾不止一次幻想过甜蜜的恋情和和谐美满的婚姻,可眼见满世界的那些虚情假意分分合合之后,再加上我又过早地肏了不同的大屄小屄,所以我早已把那份纯真的幻想抛到九霄云外了。  从和周芸雁的第一次开始,我如今胯下这根历尽风霜的巨鸟几乎没有一天闲暇,不是插插这个的臭屁眼儿就是捅捅那个的烂臊屄,根本腾不出工夫来好好考虑考虑我的未来。  这也是为什么我二十五岁了还没有赚过一分钱,又拿着各位肏友的爱心捐款来上学了。其实我现在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我的未来了,因为我对那些与我保持了长短不同时间变态性关系的异性朋友们信心十足,我不敢说她们是真的爱我,但我至少知道她们已经少不了我,如果没有我,她们那些在常人看来即恶心又变态的性心理就绝对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满足。  所以她们供我吃、供我花,还合资给我买了一套四居室的大房子——其实那也是我们的淫窟,就是我不在那里的时候,每天也至少得有两个淫妇在那儿磨屄蹭痒儿的。  这还不算什么,她们甚至还在银行专门为我开了个账户,根据她们收入的不同,每人每月都定时往那里面打钱——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周芸雁,现在刨了我这次交学费的一万两千元钱,我那账户里已有十八万九千七百三十六元了,它们还会随着年月的流逝一点点的增加。  所以,我本应该为如今的生活感到满足了,可鬼知道,我怎么一看见颜玉竟再次把我那曾经的幻想给想了起来。看来,我的生活要开始变化了。  后来我才知道,要说有变化,那变化就是在我的变态性生活中又多了一对母女,那个母亲是早就让我肏了的我的初中语文老师,现年四十九岁的尤爱葶,而那个女儿,正是这个让我产生了结婚念头的颜玉。  现在就让我把这变化从头说起吧。  话说那天我惊艳之后,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颜玉,在她上完课走出教室门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虽然她穿的那条米色紧身长裤之下的双腿和我想像中的一样修长笔直,但她的步履却很怪,令我一看之下立马勃起。  只见她每一步踏下去时候的那条腿仿佛被她的体重压弯了一样,一拐,整个下半身都向那边幅度大于一般女人地倾斜,而上身还是很正常,不象瘸子那样整个身子都随着侧歪过去。  而后另一条腿再重复同样的动作,牵着她那与尤爱葶相似但却略肥的又宽又扁的屁股发生一种变形,就像是一块由柔软的胶皮制成的大饼被外力拉扯成了一种歪葫芦的模样,形似那个日文平假名——の。  我险些没控制住自己冲上去朝那个变态的大扁臀拍上一巴掌,幸亏她很快就拐了拐了地转过楼梯口消失了。  于是我只好第一天就旷了一节课,疯了一样冲回淫窟,正见我的那个高中女同学——女排球员一样身形的赵莹撅着古铜色的巨腚,跪趴在客厅里的沙发前,馋猫一样给我一个傻屄朋友的四十六岁的大傻妈路莲红舔屄。  路莲红淫笑着扭曲着大方脸,张着大嘴呜呜地叫着,还断断续续地说:“使点劲儿、使点劲儿……把你莲红妈妈的大屄舔裂纹了……”  于是赵莹就忙中偷闲地回一句,“你这烂屄本来就是裂纹的,让我还怎么使劲儿?傻屄娘们!”  路莲红就高叫:“骂的好、骂的好,你莲红妈妈就是个大傻屄娘们,再骂,你越骂我就越爽……噢噢……加劲儿……上牙,咬我那肥阴唇……咬、咬……”  我不再看热闹了,三下五除二脱了裤子,挑着我那让我无比自豪的二十三公分长的大鸡巴冲到赵莹的身后,抽出插在她肛门里的假阳具省得害事,然后用力拜开她的那两大坨坚实的屁股肉,下身一挺,就扎进了她那屄帮子上都是腱子肉的强壮大屄,开始了剧烈的耸动。  赵莹虽然没看见我,但她早已熟悉我鸡巴的力度,马上用她那极有特色的粗嗓音呻吟起来,“哎呀~~鲁哥哥……太爽了……扎、扎、扎穿你莹妹妹的败家阴道……穿出我的嗓子……捅进路大傻的屄门子……哎哟喂~~哎哟~~来啦来啦……莹妹妹来啦!”  叫着我就感觉她那肉膣一阵急速地收缩,然后一股热流就迸泻而出,那淫水力道大得从我的鸡巴和她的阴道之间根本不存在的缝隙中硬是挤出一条缝隙来,霰弹一样喷了出来,溅了我满腿都是。  然后就嗷的一声,把一口浓浓的白沫全涂在了路莲红那被东倒西歪的黑长阴毛覆盖着的一片狼籍的大肉屄上,摊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这里我就得好好说说这一大一小两个大个儿健壮娘们了。  赵莹没有什么好说,她有几分姿色,只是因为她一米七七的个头找对象不好找,而且刚一升高中她就看上我了——这是她自己说的,还说我是她的初恋,我也不知道真假,反正现在她就我这么一个男人却确实是事实,她在市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淫窟和我们淫乱,对她的父母就说我是她男朋友,在外面租了房子。  我们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是高二,那时她确实是处女,而且由于她健壮的处女膜厚得像胶皮一样的关系,我当时还真费了不少劲儿才把她给破了。  至于路莲红,她和赵莹可不一样,除了年纪上的差异之外,就是我总觉得她智商不是很高,但并不是傻,原因可能就是她那模样。  她总爱咧开大嘴傻笑,大方脸,单眼皮,整个一大傻娘们,但说实话,我还真喜欢她这傻劲儿,每次大家一块玩屎尿游戏的时候她总是第一个上,不是掰开自己那两片厚似篮球的大肉色屁股拉出一条粗粗的大便来,就是吃我或我那些性伙伴们的排泄物,每次看样子她都很满足。  她丈夫是个卡车司机,有个儿子,是我一个朋友的邻居,我就是那么先认识她儿子的,她儿子纯属虎屄,年龄和我一般大,可能是受她的遗传,个子高得顶天,足有一米九六,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当我第一次一看见路莲红那虎屄洋儿的时候就来劲了,便先攀上她儿子,成天往他家跑,终于有一天赶上路莲红自己在家,就把她摁马桶上干了。  当时她正在大便,听我敲门屁股也没开就提着裤子来给我开门,一见是我竟傻笑着先说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来来,肏阿姨的大屁眼子,说着就回身撅腚褪下了裤子,把个沾满黄色粪便的臭屁眼子亮在我的眼前。  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就总是眉来眼去的,于是我也就不客气了,骂了一声“老臊屄”就一脚踹在她那大腚上把她踹卫生间里去了,还让她磕丢了一颗门牙,到现在我也没让她镶,说那样更虎屄。  当时她“妈呀”一声回头道:“你真狠心,人家屁眼子都让你肏,你还这么虐待人家。”  我就说:“你不是乐意让我肏你的臭屁眼子吗?你要不乐意我这就走了?”  她一听忙说:“别、别、别……阿姨的的屁眼子可紧了,你一定要肏啊,来吧。”  说着手扶马桶把屁股用力地伸了过来。就这样,我们的关系确立了,后来她又加入了我的队伍。在我的这些性伙伴里她就和赵莹最投缘,赵莹平时都叫她干妈,她也叫赵莹闺女,不过要是肏屄肏到兴奋了,她们可就没那么礼貌了,一口一个虎屄娘们,或是屄大没脑的烂屁股等等等等,就像刚才我回来时见到的那一幕。  这时我见赵莹让我肏昏了过去,就把她扒拉到一边儿,然后挺着依旧坚实粗长的大鸟向前迈了一步,站在路莲红那两条又长又粗的原本X形,此时因为大大地叉着又变成了Y形的大腿中间,问她:“怎么样,我的莲红大老婆阿姨,想不想叫你的大鸡吧老公肏你的大肥屄?”  路莲红半躺在沙发里,厚实的肚皮被窝出了三道又深又长的大褶,此刻她正用那双虽然是单眼皮但却很大的牛眼半睁半闭目色痴迷地盯着我那被赵莹的臊水儿油得晶亮的鸡巴,大口地咽着唾沫,由于分泌过多,还从嘴角流出一丝长长的口涎,一直拉到她那下垂的巨大肥乳的黑褐色的大奶头儿上,把几乎有啤酒瓶底那么大面积的褐色起疹乳晕涂成一片。  她听见我问她,马上露出了她那招牌般的肉感大傻笑,用憨得能让人把她蹂躏死的特有的女式粗嗓说道:“嘿嘿,我的好大鸡巴小老公啊,莲红的大肥屄不就是为你长的吗?怎么能不叫你肏呢?要肏还得使劲地肏,把莲红也肏得像我那大干闺女一样死过去才好呢。不过——嘿嘿,人家的肥屄现在虽然刺挠,但人家的大臭屁眼子更刺挠,好老公,你就先肏阿姨老婆的臭屁眼子吧,你不是总说人家臭屁眼子是天下一绝吗,再说了,人家的两大砣厚屁股肉你也不是最爱拍吗?那你就一边肏俺的臭屁眼子一边拍大肥屁股肉好不好啊,俺的大肥屄俺用大莹莹刚才用来插肛门的假鸡巴自己弄,好不好嘛?”  我一看她那撒娇的样儿心里那个心疼劲儿就甭提了,趴上她那肥实宽大的肚皮上,一手揪掐着她那硬邦邦的大奶头,一手伸到她脑后扶起她那颗我估计得有五十斤重的大脑袋瓜子,放到我面前。然后伸出舌头先舔了一下她的嘴角上的口水,便用我多情的双唇堵住了她那性感肥厚的大鲇鱼嘴,于是马上,我的舌头就和她那条又厚又宽又肥的大舌头缠绕上。  她呜呜地猪哼着,一团肉的大鼻子头被我挺直的鼻梁压得扭曲变形,一张生满肥厚横肉的大方脸一个劲儿地痉挛,这是她崩溃的前兆,果然,我突然感觉下腹部一热,她泄了。  说真的,这个四十六岁的大傻屄娘们儿我还真挺爱她,原因除了她生着的那副欠肏的傻屄样儿和身材之外,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知道她非常爱我。  我上面说过,和我玩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娘们儿我不敢保证她们是不是爱我,只知道她们离不开我,但对这个路莲红,我却敢100%的相信,她是爱我的。  我第一次肏她之后,就是那次在她家把她门牙磕丢了后,我们整理完衣裳,我就问她,“你为什么让我肏你,你那烂屄和臭屁眼子是不是谁都能肏啊?”  她就委屈了,一边撅着花布裙子底下的巨腚在她家五楼的阳台厨房上为她老公和儿子做饭,一边唉声叹气地说:“鲁仁啊……以后就咱俩在的时候,我叫你大鸡巴小老公好吗……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多苦,不是说的经济,我是市电信公司的一个部门经理,每月八千多块钱的收入呢,再加上我那个老公的工资,我们家每月少说也得有一万块钱的进帐。  我说的苦是我性欲。你知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现在虽然已经四十五岁了(一年前),但我却觉得我对大鸡巴的需要比以前更厉害了。可是,我那个老公啊,以前我们结婚就没有感情基础,再加上他有嫖娼的习惯,没力气再肏我了,而且他的鸡巴和你的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所以自从我生下我那败家儿子之后,我的性欲基本都是自己解决的。第一次手淫是在我大便的时候,那天我有点儿拉稀,一堆稀屎把马桶里的水崩到我的屄上,一下就让我兴奋了。  于是我就自己抠屄,直到把自己抠泄了为止。后来抠屄不过瘾了,就用黄瓜茄子酒瓶子什么的自捅。可能第一次手淫是在拉把把(任何汉字输入法没有这个字,应该是‘尸’字头加‘巴’,读音为bǎba,意即大粪。所以以后鄙人再用到它们的时候希望大家不要误会。)的时候吧,所以以后我一拉屎的时候就兴奋,便一点点地自己把自己的屁眼子用手指头捅通了。  最开始我是屎拉到一半儿的时候捅,因为大便很润滑嘛,后来就没事了,随时随地可以捅,因为我可能是把我的肛门捅出毛病来了,大肠子里天天都是没有排泄干净的粪便,我的裤衩子天天就跟小孩的把把褯子似的,每天上班隔两个钟头就得去卫生间往自己的粪门上喷上半瓶法国香水,虽说我对屎味儿不反感甚至是喜欢,但我不能在班上那样不顾环境啊,要不然我想我的人际关系就没办法弄得好了。  就像刚才,我还没拉呢,你肏得不一样通顺?那都是我的稀屎的功劳,刚才你没看见人家用嘴清理你的大鸡巴的时候你那鸡巴上的黏粪汤儿?唉~大鸡巴小老公啊,我知道你得那么看我,其实我这烂屄和臭屁眼子全是我自己弄的,根本就不是别人肏的,我长这么大岁数了,除了我老公就你一个男人,而且以后我也只要你一个男人。  我老公?呸,他给我滚一边儿去吧,什么时候得艾滋才好呢。俺以后的身子就完全是你的了……你要吗?”  说完她摇了摇沉重的巨臀,回头抛了个深情而又淫荡的媚眼,冲我撅起两片大嘴唇来了个飞吻,然后咧开大腮帮子憨笑了两声,回头继续做她的猪大肠炒青椒去了。  我真感动,因为在那之前我都叫她路大姨,她也是叫我的原名鲁仁。  很平淡,我没想到在我把一腔精虫灌进她那臭气熏天的肛门里之后她能如此毫不遮拦地说出这么一番肺腑之言。  所以我感动之下便走过去,从她后面搂住她粗壮肥软的腰肢,一手伸进她的小跨栏背心揉捏她那面袋一样的肥乳,一手拉开自己的裤子拉练,再撩起她的花裙子,扒下她肮脏的粉红色小三角裤头,把重新勃起的鸡巴扎进她两片巨大的屁股肉里。  一边挺动一边对她耳语(她那大耳朵可真肥),“老婆大姨,我真的被你感动了,你真是120%的东北大傻娘们儿,我爱你,以后我的大鸡巴一定把我的老婆大姨肏得舒舒服服的,给你最真实的爱,好吗…………”  这时我看她泄了,而我的小兄弟还斗志昂扬的呢,便苦笑着摇了摇头,把鸡蛋大的龟头捅进她由于泄身而导致大便微有些失禁的的肛门里涮涮,蘸了一下子的黄褐色的粘粘的臭屎,然后跨上她的身,两手拼命地掰开她的大肉腮帮子,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  一阵疯狂的挺动之后,我拔出鸡巴,把浓浓的精液射在了她的脸上,然后满意地躺在她和赵莹肥壮的身体上,睡着了。                

(贰)

  说来出奇,那天晚上我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只剩下我和赵莹两个人。看看钟,7点了,要是平常这个时候我这间房子里最少也得有五六个人了,可不知道那天晚上是怎么了,竟然连路莲红这个大肥屄都没和我打招呼就走了。  我不禁怒火中烧,见赵莹正光着结实的大屁股鼓着大腮帮子吭哧吭哧地吃饭呢,就没好气地大声斥问她:“你那傻屄干妈呢,怎么屁都不放就滚犊子了?家里死人了?还有你,你看看你那吃相,和母猪有什么分别,给我撅一边儿去!”  赵莹看见我醒来,嘿嘿一笑,喷了自己一肚皮的大米饭粒,然后抹抹嘴把碗放到面前的茶几上,真的照我说的那样翻身把屁股撅了起来,母猪一样地趴在地毯上,然后一边摇着巨腚一边说:  “老公你真聪明,我干妈的老爷们儿今天出车祸了,听说把脑袋都给撞没影儿了。我干妈接到电话时高兴得和白痴似的,但她说面子上还得过得去,必须得回家。就没打搅你,先回家办理她丈夫的后事去了。说这几天恐怕不能再被你的大鸡巴肏了,想想都让她难受。”  “不过没关系,老公,我告诉她,等她处理完事情之后,大家谁也不和她抢你的宝贝,让你好好地肏肏她,把这几天的空虚全给她补上。她听了就笑了,说没白疼我这个干闺女,走之前非要清理清理我的屁眼儿不可,说是谢谢我对她的关心。”  “没想到我被她舔得来了电,就和她去了器械房(我那四居室的房子分别为粪便房,器械房,SM房和卧室)用老勾研究的机械鸡巴和她互相又肏了两个回合才让她一瘸一拐地走了。”  “而我体力消耗有点大,这才去厨房做了些饭吃。你还说人家吃相不好,人家那么卖力的吃东西还不是为了有精神好好服侍你的大鸡巴?真是好心没好报,人家不干,人家要你肏人家的臭屁眼,为你刚才说的话道歉。”  她说完突然塌腰用力地撅了一下大腚,放了个响屁,然后接着摇晃起来,回头向我媚笑。  我没什么心情,随手拾起丢在地上的那个橡胶鸡巴,一下子塞进赵莹的屁眼儿,说:“你自己弄吧,我也得吃饭了。”然后就进了厨房端了饭菜出来坐到沙发上边欣赏赵莹自己干自己边吃着饭,心里猜测着可爱的路莲红回到家里之后怎么才能装出一副悲伤的样子来。想到她那傻傻的模样,我还真有些担心,她不会连傻都不会装,在她丈夫的葬礼上嘿嘿傻笑吧?  外面的门开了,又被关上,然后我就听见了张惠如那轻轻的脚步声,心里不由泛起一阵暖意——还是这只小白鼠心疼我,看来今天晚上我得好好地报答一下她了。  说张惠如是小白鼠是说她的形体长相,她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五,生得娇小玲珑,尽管如今她已经四十一岁,但却没有一点发胖的迹象,还是如同她在初中教我地理时那样,丝毫没变。  这时她进了里屋,看见只有我和赵莹在,不禁有些吃惊,但马上那白净的脸就恢复了正常,挂上她那诱人犯罪的微笑,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儿,皱着小巧的鼻子说:“怎么了今天?老公,你那些女人们呢?全发了善心回家伺候她们丈夫去了?还是大莹莹乖,还在为咱们的老公表演——慢点啊莹莹,你那屁眼虽然结实也不能那么用力啊。”  说着扭着被那条我最喜欢的已经过时的黑色兜屄裤包裹着的肥嘟嘟的小屁股走到赵莹面前,弯腰亲了一下赵莹的屁股,然后笑着来到我身前,一屁股坐进我的怀里,双臂缠住我的脖子,凑上红红的小嘴儿,吻上了我那还塞满饭菜的嘴,伸进灵巧的舌头,刺激起我来。  我双手托住她软绵绵的屁股,用力地揉捏起来,把嘴里的饭菜送进她口中,她咽了下去,然后狠狠地吸了我一口,笑眯眯地站起来,转身,褪下裤子,露出小肥腚,摇了摇,回手掰开自己的屁股肉肉,露出了没毛的白屄和生着两根长毛的小屁眼儿,娇滴滴地说:“老公,人家屄痒了……”  我想:靠,开始干活吧!  我代替了她的手,用力地掰开她的两片屁股,伸出舌头先在她的小屄上润了润,然后慢慢地滑向她那深深的股缝,整张脸全部贴在她那散发着膻臊的白屁股上,使劲地把舌尖往她肛门里顶,由于那两根足有十厘米长的肛毛刮在我的嘴角的关系,使我觉得有些痒,便一口叼住它们,猛地向后一扯,把它们连根拔下。  于是,张惠叫了:“啊呀小老公啊,你真……真坏啊,人家的屁眼毛连着人家的神经呢,你这一拽——不行了,我要去厕所……”  她说着就往厕所跑,由于她那裤子只褪下一半,所以立即把她拌了个跟头,扑通一声趴在地上。也许是震动的关系,我马上就清晰地看见她那满是皱褶的小屁眼突地一张,一声尖细的屁响就从那里发了出来,然后一丝淡黄色的黏稠物溢了出来。幸亏她马上又把肛门收住,那粥状的物质才没有淋漓到还没铺卫生大塑料布的地毯上,只是浅浅地糊在她的屁眼周围,象朵盛开的金黄色菊花。  我笑道:“我的小耗子,今天吃的什么啊,这么粘?小心啊,别拉在地毯上了,否则看一会儿我怎么肏你到死的。”说着朝旁边还撅着大腚的赵莹说:“过来给你老公唆罗唆罗鸡巴,一会儿好好好干干你张阿姨的的埋汰屁股——对了,小骚耗子,回来别擦屁股啊,大莹莹给你擦。”  张惠的脸憋成大便之人常有的经典表情,还带着笑说:“放心吧,小老公,我不擦不擦……”边说边连滚带爬地进了卫生间。几乎是同时,我和赵莹就听见一连串的放屎声,加上哗哗的喷尿声,简直就是一支试验音乐。  赵莹嘿嘿笑道:“小屄儿和屁眼都小的和针鼻儿似的,拉屎撒尿的动静倒不小,真他妈的臊屄啊。”  我双手扣住她的后脑勺说:“去你妈的,你才是臊屄呢,快给我啯!”然后把她的头用力向自己胯下一带,准备充足的鸡巴便一下子塞进赵莹那口水横流的口腔了。  赵莹还真是尽职,马上就跪撅在我的胯前,双手攥住我的鸡巴根部,探头牢牢地叼住了我的龟头,前前后后缩脖探脑象个母王八似的给我啯起鸡巴来了。一双牛眼一会儿像是在品味我阳根的味道一般闭得紧紧地,一会儿又大大地睁开,翻眼望着我媚笑,使她那在正常时可以说得上端庄的脸庞变得异常淫荡。  她哧啦作响地卖力工作着,陶醉得哈喇子溢出了嘴角,连张惠如拉完了屎趿拉着半截裤子到了她那大屁股后面都不知道。  直到张惠如照着那根扔插在她屁眼里的一尺长大胶皮阳具上恶狠狠地一拍之后,她才嗷地一声放弃了我的鸡巴,过电似的蹦了起来,捂着已经被假鸡巴连根塞入的屁眼,回头骂道:“操你个死妈的老臊逼,你想杵死我啊?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转身面对张惠如,毫不费力地一把就把我的那只小臊耗子推倒在地。  张惠如立即转身趴起撅臀,嘴里也不闲着,“我就是想杵死你,谁让你刚才在我拉屎的时候骂我是臊逼来着——杵死你也省得你和我抢老公的大鸡巴了——来吧,我就撅这儿了,看你这个未来的大臊娘们怎么收拾我。别看我逼和屁眼都比你小,但挨操的经验可比你丰富多了,有种的就让你张阿姨来个翻吧眼儿。我还不信了,除了我的小老公谁还能把我操瘫痪了,来来来,你这个臊逼阿姨等着你的了。”说完上半身仆在地毯上,腾出两只手来,伸到后面掰开自己的肉臀,露出了粘了一下子稀屎的屁股沟。  我呵呵地笑着,从后面照着赵莹那结实的巨臀上拍了一巴掌,“大莹莹,快给你如姨舔屁眼吧,你看看你如姨现在那个臊样儿,你要是再不舔,她可真要和你翻脸了,你如姨翻脸的样子你是没见过,杀了你我也没辙啊。”  赵莹听了象是不服气似的哼了一声,但也没有说什么,便跪撅在张惠如的屁股后面开始啧啧有声地吃起那散发着臊臭气味的淫荡肛门来,令这个四十一岁的初中地理老师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听着确实是发情了。  我对赵莹说的话完全是真的,张惠如翻脸的样子我见到过一次,那是在我刚上初一的时候,当时我只操过周芸雁一个女人,心里女人的样子无非是穿着衣服的和脱光了衣服的两种,从来没想过女人还会发火,而且还会发那么大的火,令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都招架不住。所以在那以后我对女人就另眼相看了,把她们和男人们一同对待,不再以为她们只是供老爷们操的肥肉玩具了。  其实当时张惠如也并没有怎么着。那件事情的起因我不太清楚,只是在一天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看见她正在和我们学校有名是色鬼老师——教体育的李永兵吵嘴。  开始的时候李永兵还能勉强对付几句,但后来就根本还不上嘴了。于是他就恼羞成怒说要剁了张惠如这个烂臊逼,并不知道是哪根筋突然窜进了他的白痴脑袋,竟说了一句,让你象你那傻逼弟弟一样死的难看。这下可把张惠如弄激了,后来我才知道她弟弟是因为斗殴被人乱刀砍死的。  当时她听了之后二话没说,弯腰从地上就捡了块不小的石头,把那个圆溜溜肥嘟嘟的小屁股撅得像个滑腻的橡皮球,使我的眼睛根本离不开那里了,所以也就没有看见她是怎么招呼李永兵的,只听见扑通一声,那个堂堂五尺淫男就被击倒在地了。  至于这件事后来是如何摆平的我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在我第一次期中考试得了班级第一名,地理成绩为年组第一之后,我终于看见了那个平时紧紧包裹在黑色兜逼裤里的诱人肥臀是如何在张惠如的腰下淫靡地扭动的了。  现在我见赵莹已经舔上张惠如的屁股了,也蠢蠢欲动地凑过去,蹲在赵莹的大屁股后面,仔细地观察起来。只见那根橡胶阳具正在慢慢地向外拱,看样子是赵莹大肠的不自觉收缩所致。  我就那么看着,等那东西被顶出来一半之后,我用手代替了赵莹的肌肉,猛地把它拔了出来。由于气压的关系,只听在噗的一声之后,赵莹那原本已经扩张的肛门瞬间缩成一堆息肉,除了那*形的褶皱再也看不见一点的缝隙了。  我伸出右手拇指轻轻地给她的肛门按摩着,另一只手则伸到她的双腿之间,却没有插进她那肥实的大逼,而是用整个手掌覆盖上,极其用力地按着,来回磨挲。于是马上,赵莹就开始了呻吟。  没想到她这一呻吟却引起张惠如的不满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她那小屁眼失去了赵莹那肥润舌头的抚弄,必然令陶醉在快感中的她满心难受,所以她一点情面也没给赵莹留,劈头就骂:“你他妈的穷叫个什么啊,快给老娘打食屁眼,还有你,老公,你干什么啊,是不是你在后面斗她呢?快停停吧,人家高潮马上就来了,你就不能等等?呆会儿你乐意怎么操她都随你,操死这个烂货我也不管,可是现在你也先让我舒服一下啊——求你了老公,真的。”  她说完也不等赵莹回骂就把肥肥的白屁股向后顶了过去,实实地盖在了赵莹的脸上,然后立即狂甩腰肢地蹭了起来。令不及防范的赵莹一口气没出来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嗦了起来,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然后,她就泼妇似的地骂开了。  “你妈拉个死逼,拿我当开屁股纸啊?啊!我告诉你,你曾是老公的老师,但不是我的,我可不像他那么护着你,你看看你那贱样儿,四十好几的老逼了还把自己当处女呢,有事没事就和我老公撒娇,看着都叫人恶心。”  “实话和你说,你妈拉个逼的,这些人里我最他妈烦你,不说别的,就你这清真屁股都他妈的够叫人恶心的了(这里绝对和宗教无关,全为渲染而用,请伊斯兰兄弟姐妹们见谅),你自己闻闻,又他妈膻又他妈臭,和个烂羊屁股似的烤羊肉串都没人吃,还在那儿装纯呢。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你要是再不经我或者我老公同意就往我脸上蹭屎我可不客气了!”  “不客气你又能怎样?”张惠如一点也没生气,反而把屁股又向后撅了撅,回头满脸嬉笑地问。  “怎么样?就这么样!”赵莹一看张惠如如此不拿她当回事儿可就真急了,轮起大巴掌就扇起了张惠如的屁股,左右开弓,下下卯足了力气,看样子是非要把我这最喜欢的可爱小屁股打成像她的那么大不可。于是我就想去制止,结果,出乎意料,我的张老师竟来劲了。  在赵莹的第一巴掌下去之后,张惠如就开始摇起了屁股,像在应和赵莹的巴掌似的速度极快地在空中划着圈儿,嘴里还不消停,说什么好侄女,扇的阿姨好爽,用力,再用力,阿姨刚才骂你就是激你这么玩阿姨的臭屁股呢,快快,使劲使劲……  我一看完了,就连这一向以施虐为乐的张惠如都爱上受虐了,那我这以后可得费多大劲啊。要知道,刚刚喜欢上受虐的只会满足于肉体的感觉,还没有真正体验真正受虐的心理快感,所以都有一种不被虐待致死就不罢休的决心,看来,我是得抽时间好好锻炼锻炼了。


  • 联系邮箱:00cbcbcom@gmail.com

    警告︰本網站只這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