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想1-3

时间:2019-09-03 16:36:06

第一章  随风而起的尘风,带着迷茫飞向那未知的旅

  前路是什么呢,路该如何去走。  未来……  “少年不识愁知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如今识得愁知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曾风还是独坐在窗前,不时的发出感概。月光还是那样的皎洁,今夜又当无眠了。  大学毕业后的曾风,就职于重庆天河软件公司,是个普通的小职员。没什么特殊的能力,就一点,吃得苦。虽然在公司没什么地位,但人缘还是不错的。除了那冷如冰霜的女经理徐慧莉。  平凡的传奇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曾风,到经理室去一下,徐总找你。”才从徐总那回来的老周就开始大叫道。  “嗯,我马上就过去。”  总经理办公室。  “徐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一脸严肃的问道。  徐慧莉还是不带任何表情的,拿起放在桌上的报表,看了看,轻轻说道:“曾风,你来公司也不算短了,这是你这几个月的业绩。这几个月以来你共卖了两套软件出去。销售部的意见很大,刚才我给人事部的许静说了,补完你这个月的薪水,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曾风一阵苦笑,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向外走去。  徐慧莉看了看,嘴角动了一下,似乎想叫住曾风,但又没有说出口,双目望着曾风缓缓步出门口。  不远处的聚友火锅,一个失意的男人坐在那里,桌子上摆着7、8瓶山城啤酒。  “老板,再来两瓶。”  “小曾啊,今天你怎么了,别喝多了,对身体不好,早点回家休息,明天你还要上班呢。”老林关心的说道。  “上班,上班。”曾风一阵苦笑,也没解释什么。望着老林关心的眼神,曾风还是起了身。摇摇晃晃的出了聚友火锅。  梦,还是在每个夜晚延续着。  如果单恋也算是恋爱的话,曾风也算恋爱了吧。往事的一幕一幕,不停的出现在曾风的脑海里。不想去想,可是每个晚上,这里比任何地方都真实。  阳光刺痛曾风的双目,曾风醒了过来,没有起来,还是静静的躺在床上。望着现在唯一的珍藏“照片”。  那是,曾风和刘雅的双人照。  每一次的聚会,只要刘雅在,曾风都会出现,虽然对于刘雅来说,只把曾风当成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是在曾风心中呢?单恋,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曾风关心着刘雅的一切,刘雅的事,看得比那个都重。七年的单恋,换来的只有这唯一的一张双人照。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曾风明白,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夜晚又慢慢的来临,曾风还是躺在床上没有一丝起来的意思。脸上却多了一些泪珠。  真的一切都结束了吗?也许吧。  又过了一天了,孤寂的曾风终于起身。  望着那房中的一切。曾风义无反顾的走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离开这个城市。”  一切都变得不在重要了。剩下的事情只有一件了。  “请问刘雅在吗?”曾风对着开门的刘雅母亲问道。  “是曾风啊,雅儿,她和李刚出去了,有事吗?”  “没什么事,那么阿姨我先走了。”  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事物了。曾风,终于像风一般奔向了他那未知的旅程。                

第二章  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人迹罕至。

  曾风在森林中寻找着失落的感觉。这片未知的森林处于湛江。因地理关系,使得这片古稀的森林,在这里存活下来。亿万年的苍桑,在岁月的见证下,散发出神秘的气息。  渴了,就饮雨露,饿了,就吃那些青草。时间,在曾风眼中,是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的。  曾风来这里,已经大半年了,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一件事情,冥想。他悲伤的眼泪,化为气息,瞬息包围森林。眼泪已干,心已麻木。脑中存“无”的状态。天地的气息不停的涌入曾风身体内,为他的悠而悠,为他的喜而喜。  又不知过了多久,一股悲伤的感觉,传到他的脑海,他顺着这感觉自然而然的延伸着。悲伤,愤怒来自于森林。  人类的劣根可能是上天注定的。对森林的大势开采,破坏,让森林终于产生了敌人的感觉。曾风的心灵,不停的安慰着,让森林与自己共同感应着天地。  当人类开采的声音,传入他耳朵时,他再也不能静下心了。他清醒了过来,“为什么世界这么大,却容不下我呀,难道真的是我太无能了吗?不,不,我一定要创造属于我自己的天地。不是为别人,只是为我自己。”曾风喃喃自语着。  离开家一年了,不知道刘雅过得好吗。是该回家了,回到以前的家。  家,还是没变,只是多了几层灰。曾风惊奇的发现,他的思感感受到家的状况。他静下心了,想了想,恍然大悟。这是天地教会他的能力之一,不论多远的距离,只要是思感能到达的地方,都能清楚的知道一切。他又试着将思感加强,强到让身体这样大的物体能够瞬息贯穿空间,到达家里。  他睁开眼,望着这熟悉的一切,大笑起来,他知道,他的明天将会是一片光明。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这是谁呀,自己才回来,怎么就有人敲门呀。真是烦死人了。  不情愿的曾风还是去把门打开了。  “我听见你屋你传来笑声,就知道有问题。你可是回来了啊,风。”这是住曾风隔壁的邻居张浩。一见到他就高兴得大声叫唤。  曾风大手忙一挥,打住了他的说话,道:“进来再说吧。”  接着,曾风把这一年的经历告诉了他。当然隐藏了超能力的事。  “风,你现在回来了,总得找个工作吧,想干些什么呢,还是干你的老本行吗?”  曾风想了一想,说道:“可能的话,我想先休息几天再说。”  “也好,先休息几天,这几天我帮你留意一下,等我的好消息吧。我先回去了,你才回来,早点休息。”  看着从小到大的张浩,曾风也没再说什么,只说了声:“谢谢。”  望着离去的张浩,睡意全无的曾风,打开了久违的电脑。  曾风有一个梦,为了这个梦,曾风的思感在网络延伸,学习一切知识。只为了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现今社会体制中,虽然中国的股票不管从制度还是从管理上都不太完善。但却是最能迅速找钱的地方。  一早,曾风就出门了。他去申请了股证,接下来的,是如何快速找钱的问题了。  曾风随便选了一个股票炒作。在他思感的感应下,他有惊无险的在几天内,累计了100万现金。  今天休市。曾风无聊的在家里上着网,凭借着思感的能力,他在网上任意畅游。  忽然一则消息吸引住曾风。  美国、日本秘密利用网络,向我国网络进行疯狂攻击,阻止我国正常的经济发展,其近段时期,中国网路无故堵塞,冲击波病毒席卷国内,其直接经济损失已经高达10亿人民币,据可靠消息来愿,这次主要策化者是USA—DTS联盟中的老大斯巴金。  我们中国红客联盟的成员已经展开反击,但由于对方人员太多,我方损失惨重,希望看见这消息的有志之士,能加入我们。  有意者,请在此消息上留下你的EMAIL,方便我们联络。无意者,此消息将在1分钟后消失,不会造成任何损失。                

第三章  曾风犹豫了一下,留下了一个名字“暗”。

这个名字对于普通人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对于这些黑客来说,这个名字可是响亮无比,当年大使馆被炸,身为一个新手的曾风一举成名,在短短3个小时内,侵入美国各大网站,并在网站上留下了几个大字“中华岂可辱”,署名“暗”。  中国轰动了,各大网站纷纷的描述着这样的话题。而后中国黑客大战美国黑客,“暗”更发挥了坚实的作用。在中美黑客大战中,为中国的胜利,埋下了伏笔。更在胜利时,潜入美国政府网站,写下了毛主席当年评价美国的话——“纸老虎”,同样也署名“暗”。  美国高层震动了,怀疑是中国高层的授意,要求中方解释。中国政府这次没有让我们失望,婉转的对美国答复:“对于美国政府网和各大商业网被黑,我中方深表同情,但此事与中方无任何关系。我方基于同情愿意无条件向美方提供各种人才,帮助美方快速安全建设。”美国见中方咬定与此事无关,也只好不了了知了。  “暗”则在这此事后,消失了,淡出了黑客世界。后则被人们封为中国网络界的保护神。正因为是这样谜样的人物,他的再次出现,将会是举世震惊的。  “风,快开门,开门呀!”话音未落。“咚、咚、咚”的敲门声又响起来。  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张浩来了,曾风叹了口气,把门打开,懒洋洋地说道:“什么事呀,这么急。”  “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帮你联系了一个工作,怎么样,不错吧,还是搞电脑。”  曾风无奈的苦笑道:“浩啊,你就别忙这些了,最近我还不想上班,我有点自己的事情要做,你也知道,如果我想上班,找个工作那会有什么困难啊!”  “可是……”  曾风见张浩接着要说,忙打断说道:“浩啊,听我说完,我离家一年了,有些事情总要自己来处理,而且我也不想上班了,我准备自己搞点什么来做,这几天我正在准备,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也许的话,我希望你到时能过来帮忙。”  “你搞什么呀,说清楚点,还要我过来帮忙,你也知道,我现在是在银行上班,可不想随便出来,况且我妈那里也不好交待。”  “我知道,不会让你吃亏的,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不会吧,兄弟我们都十几年的交情了,什么事情还要做得这么神秘呀。”  “行了,行了,最多再等一个星期,这总行了吧,真是的。”  “那好吧,我有事,先走了。你自己注意一下。”  “好,你有事,就走吧。”  送走了张浩,曾风一阵轻松,然后又坐回了电脑旁。  “坚石”开始发出警告,有人在扫描本机的端口。曾风轻轻一笑,自语道:“来了,终于来了,不过也太慢了吧,现在才找到真实IP。先看看再说吧。”  曾风关掉“坚石”,然后在自己的电脑中设下了唯一的一个进出端口,并在此端口中设入了自己的QQ号。  然后曾风静静的打开QQ,等着对方来找自己。  30分钟后,QQ上忽然闪烁起来,陌生用户上发来一段信息。  “你就是暗吗?”  曾风想了一想,并不作答,还是默默的等待着。  沉默了一会,对方又忍不住问道:“暗,你好,我是红客联盟的联络人,七匹狼。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请回复。”  曾风这时才笑了笑,双手运指如飞,打道:“我是暗,可是以你们找到我的时间来看,你们的实力很难和美国、日本的黑客相比。我不想和你们一起,当然如果你们愿意听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的。否则一切免谈。”  七匹狼沉默了一阵,然后传来了几个字:“我们要考虑一下,明天晚上给你答复。”  曾风的思感向对方伸展了过去,忽然惊奇的发现,七匹狼竟然是个女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厚厚的嘴唇,皮肤白里透红,长得和关之琳有几分神似,年龄也不大,大概只有二十三四岁,穿着淡蓝色的衬衣,黑色的紧身牛仔,正捧着一杯水,在手心。


  • 联系邮箱:00cbcbcom@gmail.com

    警告︰本網站只這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網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受北美法律保护,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

    .